健康新闻

剎住“代開會”歪風比怒責遲到更迫切

  會議最大的弊端,不是遲到而是南郭先生太多,而是應當先煞“代開會”歪風。加強會議身份識別,清理南郭先生是“怒制”的重要內容,以“怒制”懲治遲到者南郭先生者比臨場怒責更有效。

  1月27日《揚子晚報》報道:26日下午,南京紀委官方微網志“鍾山清風”發佈微網志稱,在1月25日召開的全市城建城管環保工作動員大會上,溧水區城管局副局長俞立新沒有請假,而讓人代開會並遲到,經核實,決定給予俞立新免職、通報批評的處理。

  分析一下怒責會議遲到事件的緣由,其實是一種歪打正著,即根本沒有人發現來了一個南郭先生在開會。這名代開會的人遲到了10分鐘,進場後立刻就被市長繆瑞林逮到並怒責。繆瑞林剛剛當選,不太可能對一個區城管局的副局長本人有深刻的印象,他逮到的不是城管副局長,而是其“影子”。而所謂的“逮”似乎也不甚準確,遲到一兩分鐘進場者,司空見慣之下往往不會引起臺上領導的注意,一般也就睜只眼閉只眼放過。而當一個遲到10分鐘的人士進入視線之後,這才觸發了臺上領導的怒氣。因此説,這不是“逮”,而是發現。可惜,市長同志逮到的,不是兔子,而是一個面具假身。

  長是為遲到發怒還是為“代開會”發怒?當時繆瑞林就表示,從即日起,無論是市委開會,還是市政府開會,凡遲到的,第一,要向監察局説明原因,第二,要罰款,不論原因。首先要澄清的是市長髮怒為哪般?代開會者一般來説不敢承認自己是南郭先生,而是自稱俞立新副局長,而市長在公開怒責的同時,也沒有指明是因“代開會”而責而是因遲到而責。那麼,如果是發現了其“代開會”的貓膩之後,其發怒的激烈程度是不是還要加幾成力度?一股有名怒火其實是無名之火種引發,這又是一種何等的尷尬?

  南郭先生可以入會,照出會議制度的漏洞。城管副局長不請假不打招呼自以為是安排手下人冒充自己開會,派來的是南郭先生,而是這位南郭先生無人發覺無人指出無人辨明,那這樣的會議南郭先生又會有多少?換言之,有多少南郭先生混入了當天的會議會場按時入會而沒有被發覺?此前此後的會議又會有多少類似的南郭先生參會?會議會務人員沒有檢漏也沒有檢查有多少南郭先生混入了當天的會場,卻在此“代開會”遲到的時機被歪打正著,如果他按時入會,也許連這個南郭先生也會矇混過關。

  會議最大的弊端,不是遲到而是南郭先生太多,首當其衝的問題也是應當先煞“代開會”歪風再煞遲到歪風。先別急著給怒責遲到以掌聲,因為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板子打在了錯誤的對象身上,而對付開會遲到者,怒責不如怒制。加強會議身份識別,清理南郭先生是“怒制”的重要內容,以“怒制”懲治遲到者南郭先生者比臨場怒責更有效。而怒責只能反證制度的缺失以及領導對制度建設的底氣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