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周小明:当西方开始讨论中俄是否“同等待遇”时说明已经在动歪心

  原标题:周小明:当西方开始讨论中俄是否“同等待遇”时,说明已经在动歪心思

  俄乌战争爆发以来,美西方对俄罗斯祭出全方位经济制裁大棒,迄今为止已出台6000多项措施;无论在种类、规模还是烈度上,都属史无前例。美西方将制裁手段演绎到了极致,将其变成一种崭新的战争形式,并以此开启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冷战”。

  那么怎么看待美西方的这种高强度制裁?首先,关于“何时了”的问题。俄乌冲突大有可能旷日持久,原因很简单,美国不希望和平早日到来。美国的世界霸权是靠战争建立起来的,是两次世界大战让其登上全球霸主的宝座。华盛顿把俄乌冲突看作维持美国全球霸权的重要机会,满心希望它助力美国重温独霸世界的美梦。拜登在七国集团峰会上宣称,新的世界秩序正在形成中,美国必须借此机会重掌全球领导权。美国为控制欧盟,巩固在西方世界的领导权,需要俄乌冲突持续;为了让俄罗斯深陷乌克兰泥潭中,消耗、削弱其经济,同样需要战争打下去。何况拜登明确表示,美国准备在乌克兰打持久战。

  而欧盟对俄乌冲突的盘算也使得战争拖延。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约瑟夫·博雷尔4月上旬坦言,乌克兰必须打赢这场战争。目前,美西方正源源不断地向乌克兰提供援助并运送武器,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称,这一行径明显说明美西方打算促使乌政府战斗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乌克兰人”。当然,俄罗斯在这场战争中也输不起,不达目的不会撤军。因此,俄乌停火不会是指日可待的事。

  即使俄乌停战后,对俄制裁也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西方试图通过制裁来拖垮俄罗斯,就像当年冷战导致苏联崩溃一样。历史经验也证明,西方的制裁如同枷锁,一旦套上了,绝不是一朝半夕能摘下来的,就像美国对古巴的制裁早在五十多年前就启动了。可以预料,美西方对俄制裁将长期化。

  其次,虽然美西方对俄制裁名义上是为了惩罚俄罗斯,但其影响远远超出俄罗斯国界。各种效应正在波及全球,将使得全球经济格局和全球经济秩序产生剧烈变化。主要有几个层次的体现:

  一是,对俄制裁将加速全球经济重心东移。面对西方的全面封锁,俄罗斯别无选择,唯有拥抱亚洲,全面融入亚洲经济。当下,俄罗斯与中国增强经贸联系的意愿增强,中俄经济有望进入高度融合阶段,并驶入快车道。去年,中俄双边贸易额首次超过1400多亿美元,占俄罗斯对外贸易额的五分之一。俄方认为,中俄双边贸易有可能在2024年前突破2000亿美元。这个目标应该是比较现实的。同时,两国合作还会扩展到新领域,比如太空、北极资源开发可以成为两国合作新亮点,再比如双向投资也有望上新台阶。

  此外,还有望助推上合组织框架下的经贸合作,俄罗斯与上合成员之间的经济联系会大大提升,同时与除日本之外的亚洲大国间保持更紧密的经贸往来也值得期待。虽然国内互联网上常常“调侃”俄罗斯经济体量只相当于广东省,但它拥有丰富的油气矿产资源、广垠的国土及受过良好教育的国民。俄罗斯的加持将使亚洲经济如虎添翼,让亚洲作为全球经济最活跃、最具潜力地区的地位更加巩固。

  二是,制裁将加剧全球供应链断裂和经济金融脱钩,催生一个更加分裂的世界。在经济领域,俄乌冲突爆发前,华盛顿的对华脱钩政策已经撕裂了高科技产业的全球供应链;如今西方对俄罗斯产品的禁运加剧全球供应链困境。俄罗斯是全球能源、化肥、矿产、粮食等大宗商品的重要生产国和出口国,目前相关产品的供应链正在承受巨大压力,亟需重构。与此同时,经济脱钩的进程加速,领域扩大,由原来主要集中在半导体、5G、人工智能等相对单一的高科技领域蔓延到重要原材料、能源、交通等众多领域,再度加剧市场破碎化。这一系列行为的结果,就是原本统一的全球市场将在越来越多的行业内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些经济学家提出的“两分世界”,比如能源领域,未来可能出现俄罗斯油气东流与美国油气输欧并存的现象,从而形成亚洲与美欧两个相对独立的市场。

  在金融领域,西方的制裁措施正在动摇美元的霸主地位,催生多元化的国际金融体系。西方将多家俄罗斯银行踢出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系统Swift,并冻结俄罗斯央行在海外外汇储备资产。这一系列疯狂举动着实吓坏了很多国家,人人自危,不少国家都在自问,下一个制裁对象会不会就是自己?显然,美元武器化动摇了非西方国家对美元的信心,推进全球去美元化的进程。为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有迹象显示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或准备用本币结算相互间贸易,并在国际储备中改用其他货币。稍早前有报道称,俄罗斯与印度的货币交换系统已于近期正式投入使用;中国和沙特也商定自沙特的部分石油进口以人民币结算;甚至沙特作为美国在中东的铁杆盟友,过去一年内竟然在国际储备中将美元减持12%。虽然美元帝国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崩溃,但美元垄断地位将被稀释,美元霸权的倒塌也不是绝无可能。

  另一方面,西方国际货币体系武器化的做法,使得非西方国家开始质疑国际支付系统的可靠性。这一新认知将推动国际金融框架的变革,可能最终导致以美元为核心的全球金融秩序的解体。有专家预测,随着时间推移,目前单一的全球支付体系将被多元化的支付系统所取代,出现多个国际支付体系共存竞争的新局面。比如,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目前在100多个国家拥有1100多家机构成员,可望在全球更大范围内施展身手;俄罗斯的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眼下也有12个国家的52个外国组织加入,有望取得长足发展。

  三是,西方制裁对多边贸易体系造成严重伤害,动摇了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根基,也预示着现有全球治理体系终结的开始。

  俄乌冲突爆发后不久,西方宣布取消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最惠国待遇”是世贸组织的基本原则之一,是该组织赖于生存的根基。2020年底,美国单枪匹马“成功”阻挠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法官遴选,导致世贸组织“最高法庭”关门大吉,机构及信誉受到严重破坏。西方剥夺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明确违反世贸组织的非歧视原则,破坏多边贸易规则,是对多边贸易体系的又一致命打击。如果说瘫痪上诉机构伤害了世贸组织的躯体,那么剥夺其它成员的最惠国待遇则是伤及大脑。美西方的此番制裁开启了危险的先河,倘若其它成员效仿,也不履行“最惠国待遇”这一最基本的权利和义务,世贸组织名存实亡。

  在另一个层面, 美西方对二十国集团的“政治化”更进一步,这一国际经济合作机制面临着无法发挥职能的黯淡前景。在最近召开的二十国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美国及其盟友在会议中途集体退场,要求在联合公报中写上谴责俄罗斯的相关表述,导致会议根本无法就全球经济复苏和抗疫等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达成共识,二十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首次未能发表联合公报。在当前正需要全球主要经济体紧密合作的时候,美西方却让这一事关全球经济议程的会议成地缘政治的牺牲品。

  更有甚者,拜登以抵制二十国集团峰会相威胁,要求把俄罗斯从中除名。当这一无理要求遭到金砖五国等新兴经济体和主办国的拒绝后,他又提出邀请乌克兰参加二十国集团峰会,并鼓动西方盟友将乌克兰领导人受邀作为出席峰会的前提。二十国集团是当今世界国际经济合作的重要论坛,参会国家都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美西方为了政治操弄将经济几乎垫底欧洲的乌克兰塞进会议议程,岂不荒唐?可以简单看这样一个数据,2021年,乌克兰GDP总量才2000亿美元左右,在欧洲属于垫底水平;2021年人均GDP是4532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92万元,而中国人均GDP较低的甘肃省都达到4万元。

  还值得一提的是,欧盟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欧盟一贯自诩“多边主义的卫士”,俄罗斯对于欧盟的想法也过于理想化。俄罗斯对美国的制裁是有所准备的,例如多年来大力推行“去美元化”举措,美元在俄罗斯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从2018年的45% 降至今年2月的12%左右。然而,欧元在俄国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却高达三分之一。2月底,欧盟冻结俄罗斯的外汇储备让俄罗斯始料未及。看来,俄罗斯是把欧盟想得太好了。

  美西方对俄制裁折射出它们对多边主义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抛弃,全球经济治理政治化趋向将更为明显。未来,我们将看到集团政治在多边机构大行其道,国际规则更多地让位于地缘政治。而且,随着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贸组织被西方当成排挤、打击对手的工具,国际组织和机构的协商协调作用日渐式微。

  最后,西方的制裁带来的冲击可能远远超过俄乌冲突本身。它打乱了全球供应链,正在引发经贸、金融、能源、粮食等领域的危机,使本已疲软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美欧恐怕成为新一轮全球经济危机的推手。同时,必然会造成市场扭曲,使其无法按自身规律正常运行;中长期来看,西方对俄制裁引发的供应链重构将导致重复建设、产能过剩,造成大量社会资源的浪费。

  当然,也无疑助长了逆全球化趋势。世界市场破碎化加剧,资本、技术和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流动不畅,全球经济潜在增长率也将放缓。更不消说,美西方与俄罗斯的长期对抗还将诱导许多国家大幅增加军费开支,使得经济发展缺乏资金,发展前景更为不确定。

  在世贸组织27年的历史上,从未有过成员退群。世贸组织164个成员,占了全球贸易总额的95%以上。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加入世贸组织,对任何成员都有好处,差别只在于受益大小。这也正是非成员打破脑袋也要往里挤的原因。

  虽然美西方取消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但俄罗斯仍能享受其它130多个成员所提供的低关税和贸易便利措施,仍可以在同包括美欧在内的其它成员发生贸易争端时求助世贸组织。

  但是,一旦俄罗斯退出世贸组织,其目前享有的基于规则的、可预测的国际贸易环境将不复存在。孑然一身,想要对付美西方的群狼围攻,只会更难。因此,退出世贸组织,无异于作缚自茧,正中西方下怀,根本不应作为一个选项。甚至面临西方的全面制裁时,俄罗斯比以往更需要世贸组织提供的法律保护,以及与世界连接的贸易纽带。三月下旬,普京总统表示,俄罗斯永远不会自我孤立。按照这一逻辑,退出世贸组织,是不可想象的。

  在制裁俄罗斯问题上, 美国一直在向中国施压,企图拉中国下水;一方面打着反战旗号,将中国的有原则中立打成大逆不道、有违国际社会的意愿,企图从道义上绑架中国,另一方面威胁中国,如不遵守美西方的对俄制裁措施,暗中向俄罗斯提供援助,将面临“严重后果”。

  美国的图谋之一很清楚,通过逼中国就范,对中俄分而治之,各个击破。华盛顿认为,中国的加入意味着切断了俄罗斯经济的生命线,更重要的是将破坏中俄之间的战略互信,破坏中俄背靠背合作,使中俄在面临西方围剿时腹背受敌,各自为战。

  而另一图谋则是损害中国的国际声誉。其实,目前对俄实行制裁的国家几乎是清一色的西方国家:美欧、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和新加坡等,唯一的例外是巴哈马。在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中,接近160个国家没有参与美国主导的制裁。可见,对俄制裁并非国际社会主流,至多只能代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并不支持,甚至可以说是南辕北辙。而中国同其它发展中国家是感同身受,立场相近。因此,西方想利用乌克兰问题抹黑中国,挑拨中国与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只是徒劳。

  还值得我们警惕的是,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暗藏机关,似乎企图将此与台湾问题挂钩,为将来军事干预中国大陆统一台湾做舆论准备,以证明自己干预台海问题的合理性。美国财长耶伦4月上旬在某场研讨会上公开叫嚣,如果中国不同美国站到一边,便不能指望国际社会尊重中国对主权和领土完整原则的呼吁;同时,还在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如果中国对台湾岛采取军事行动,美国准备“运用一切制裁工具”对中国实施制裁,就像当下西方对俄罗斯发动的制裁一样。这些表态颇有点勿谓言之不预的味道。

  在大西洋彼岸,欧盟同样也在向中国发难,警告中国称任何支持俄罗斯军方或协助俄方绕过制裁的行为,都将“严重损伤”中国在欧洲的声誉,严重损坏中欧关系。4月1日中欧峰会前,欧盟放出风声,声称考验中国的时候到了,强烈要求中国加入西方的反俄阵线。中国最终没买它的账。视频会谈中,中欧领导人各说各话。欧盟碰了一鼻子灰,便将中欧峰会描绘成“聋子之间的对话”,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由此推断,未来美欧借此对华实行制裁或长臂管辖,具备一定的可能性,恐怕双方也会为此而开展进一步协调。俄乌冲突为华盛顿提供了联欧制华的良机,在其将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和最大的战略威胁的大背景下,美国是否制裁中国、什么时候实施,不会取决于中国事实上有没有帮俄罗斯,而是取决于华盛顿在战略上有没有需要,只要有需要,制裁便顺理成章了。对美国而言,所谓的“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输血”不过是针对中国的一个新借口而已。

  反过来退一步说,即便中国配合西方围剿俄罗斯,也丝毫不会改变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就在俄乌冲突不可开交之时,美国于3月底发布的《2022年国防战略》仍然强调中国是自己“最重要的战争竞争对手”。如果中国加入其中,西方也许只是换个理由来打击而已,迟早会来。

  美西方的对俄制裁力度可以说前无古人,但很难称之为后无来者;原因是,西方今天对俄罗斯实行的制裁,明天大有可能用在中国身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并非天方夜谭。英国最新一期《经济学人》刊登了一篇采访,问题是“如果中国武统台湾,西方会不会像对俄罗斯那样对待中国”,专家们众说纷纭,但其实这些专家的看法并不重要,讨论中俄“同等待遇”这个问题本身就反映出西方已经有人在动这个歪心思。

  不过,如果美西方以为恐吓能让中国自我设限,那它们大概又要大失所望了。面对西方的胁迫,我们既没有必要去故意顶撞,也不会为迎合西方而放弃自己合法、合理的权益。但是对于美国口中的“严重后果”,我们不得不防,且必须做好充分准备。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北约仍有所顾虑,主要是惧于俄罗斯强大的核力量以及可能使用核打击的信号。那么,同样地,我们也应有所准备,而且要能起到吓阻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