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透新闻

课外辅导服务商佳一教育进军港股:2020年净利润降逾9%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日,佳一教育控股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公司拟于香港主板上市,BNP Paribas(法国巴黎证券)为其独家保荐机构。

  佳一教育创立于2011年,是一家OMO模式,即线上线下相融合的课外辅导服务提供商。

  但与掌门教育等在线辅导不同,佳一教育主打线课后辅导业务,与新东方、好未来、等线下教培企业的竞争关系更为密切。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佳一教育在中国15个城市合共营运73家辅导中心,入读学生总数超过22.5万。

  从地域来看,佳一教育的自营辅导中心主要集中在江苏,占据了73家辅导中心中的69家,光淮安、宿迁和南京三市就有55家。

  不过招股书显示,2021年-2023年,佳一教育计划分别新增13、15及18间辅导中心,除了在江苏继续扩张外,还将把业务扩展至福建和江西两省。

  从辅导中心数量来看,目前佳一教育规模与新东方等其他四家线下教培企业相差甚远。

  但区别在于,后者主要深耕一二线城市。佳一教育则主打下沉市场,这也是其最大的优势所在。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2020年我国一二线城市课外辅导服务渗透率为43.7%,已处于红海阶段;下沉市场则只有21.7%,还是一片蓝海。

  此外,下沉市场还有教师员工成本、租金及设施维护开支较低的优点。招股书显示,下沉市场的教师员工成本一般较一二线%,租金及设施维护开支则低约25%。

  招股书显示,按入读学生人次计算,2020年,公司在华东及中国下沉市场的课外辅导服务提供商中分别排名第一及第二。

  2018年-2020年,佳一教育的营收分别为1.9亿元、3.4亿元及3.5亿元;净利润则分别是3130.4万元、4274.2万元及3885.5万元。

  毛利下降的原因除了2020年受疫情影响之外,也与成本控制不佳有关。2018年到2020年,佳一教育成本占营收比重从45.9%提升至58.2%。

  并且,2020年,佳一教育使用权资产折旧,以及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累计金额达4075.8万元,较2018年飙升167.4%。

  困局不止于此。疫情之下,巨头们也纷纷加码下沉市场。比如好未来2021财年覆盖的二线成。

  头部企业拥有更强的技术实力和教育资源,而佳一教育一方面过于依赖江苏市场,另一方面拓展速度较为缓慢。在业绩下滑的情况下,显然需要充足的资金来应对巨头们的大举进攻。

  佳一教育深知资本市场对其规模扩张的重要性,因此早在2015年就挂牌新三板,成为新三板首家K12培训机构,但只三年后便从新三板退市。

  2017年,佳一教育曾接受长城证券辅导计划独立上市。计划搁浅后,又在2020年打算卖身A股绿景控股从而间接登陆A股市场。

  但绿景控股计划以12.17亿元亿元收购佳一教育100%股权的事项未获股东大会批准,随后绿景控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佳一教育曲线A股上市之梦破灭。

  教育焦虑背景下,教培行业本就一片火热。疫情催化下,在线教育更是火上浇油,一度成为港A和美股投资热点。

  佳一教育冲击港股的理由可以说十分充分,但可惜这边刚刚递交招股书,那边行业风向已变,课外教育行业迎来了监管重锤。

  5月21日,就在佳一教育披露招股书四天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之前,政府已重拳出击。4月,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月,作业帮、猿辅导又被处以250万元顶格处罚。

  前几天,北京海淀区教委即将出台“双减”政策等消息让教育中概股集体陷入恐慌,跟谁学、新东方、好未来等股5月24日集体暴跌。

  虽然北京市海淀区教委随后便出面辟谣,但不难发现,强监管下,课外教育行业已成惊弓之鸟。佳一教育此时上市,确实不算是一个好时机。

  近年来,佳一教育收购了多家教育公司,包括南京甘如饴教育、南京新点津教育等。并且,2019年,甘如饴教育实现净利润3250万元,占佳一教育当年净利润的65.6%。

  也就是说,佳一教育大部分盈利来自于并购来的子公司,若剔除这一部分,将使佳一教育当年的业绩大幅缩水。

  并且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公司的商誉账面净值为1.1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16.8%。在教育行业收紧之下,如果子公司盈利能力不达预期,商誉减值将对佳一教育的业绩造成很大的不利影响。

  综上所述,佳一教育实现多年夙愿的希望就在前方。但即便成功上市,种种不利因素之下,它此后的资本之路可能也并不会一帆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