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透新闻

强制丈夫给妻子买养老金是朵镜中花

  在三八节到来之际,不少代表委员把目光聚焦女性。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万志说,建议养老保险实施配偶共同年金制,婚后强制丈夫给妻子买养老金。(3月8日《重庆晚报》)

  陈代表的理由是,养老待遇取决于个人的缴费贡献,而缴费总额又与其就业年限和工资水平密切相关。女性就业者与男性相比,中断正规就业的比率较高,平均工资较少,而退休年龄较低。这些因素,导致女性养老金个人账户积累额一般低于男性。而女性的人均预期寿命又高于男性3~4岁,因此,女性需要更长时段的养老收入为生。如果没有政策干预,女性的终身年金必然远低于男性。为了解决女性更易出现老年贫困的问题,故有上述建议。

  应当说,陈代表的主观立意确实不错,所据调查请查属实,提出的建议也有可取之处,但其“婚后强制丈夫给妻子买养老金”的主张,实在是开错了药方。

  首先,现行国家规定的社会保险一般有: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五种,再加一个公积金,俗称“5险1金”。也有只提“3险1金”的。而各地的险种和缴费比例也不一样。以北京为例,目前养老保险缴费比例:单位20%(其中17%划入统筹基金,3%划入个人帐户),个人8%(全部划入个人帐户);医疗保险缴费比例:单位10%,个人2%+3元;失业保险缴费比例:单位1%,个人0.2%;工伤保险根据单位被划分的行业范围来确定它的工伤费率,在0.5%到2%之间;生育保险缴费比例:单位0.8%,个人不交钱。

  而公积金缴费比例,从去年下半年起,全北京市统一规定所有用人单位按工资的12%办理缴纳住房公积金。但事实是,各地有相当多的用人单位,不给员工缴纳“3险1金”,更别说“5险1金”。为此,他们想出各种各样规避政策的办法,比如,不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只签劳务协议,用“劳务协议”蒙混“劳动合同”,因为前者不涉及社会保险。还有的要求员工提供与原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证明,而员工一般无法提供,这就成了用人单位不签合同的借口。因为政策规定,劳动合同只能签订一家,你既然不能提供与其他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证明,我们当然不能与你签订合同,也就谈不上给你办理社会保险。此外,还有规定试用期满,并在本企业工作多长时间以后,才能签订正式合同,完全不把试用期看作工龄的组成部分。如此这般,花样繁多、不胜枚举,但其目的只有一个,这就是不给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并逃避法律义务。在这种用工背景下,丈夫尚且社保无望,凭什么给妻子缴纳社保呢?

  其次,如前所述,养老、医疗、失业三种保险,由单位和个人共同负担,妻子如果也有工作单位,理应由单位和妻子共同负担,让丈夫承担社保费用,显然和国家政策不相符合。而如果妻子属于个人灵活缴费,缴费肯定是家庭中的一项支出,犹如家庭的共同收入一样,为夫妻双方共同所有,哪里需要分得如此之清呢?足见婚后强制丈夫为妻子缴纳社保费用,和国情完全不符。

  当然,陈代表主张吸收国外成功经验,在我国也借鉴和推行养老保险的遗属年金和共同年金,设计建设好适合中国国情,体现男女平等的养老保险制度,这点确实没错。只不过还要补充,现在不是强制丈夫缴费的问题,而是用人单位缴费的问题。只要还是夫妻,配偶一般不会对对方不管不顾;倒是用人单位,总是想方设法算计员工,让人不寒而栗。

  2022第六届海南亲水运动季开幕 44项水上运动覆盖全岛18个市县椰视频